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标普总裁辞职:是替罪羊么  

2011-08-31 04:10:21|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普总裁辞职:是替罪羊么

 

8月23日,美国标准普尔评级公司的母公司麦格劳-希尔公司发表声明,称标普总裁德文.夏尔马已辞职,并将于9月12日离职,并将由花旗银行首席营运官道格拉斯.佩特森继任。

此时上距8月5日,标普将美国主权债务信用评级由3A降至2A+,不过17天,这17天里,美国乃至全球金融市场遭逢剧烈波动,白宫和华尔街对标普的恼火溢于言表,夏尔马此前就被传说,将在年底去职,如今突然提前了一个多季度,“阴谋论”、“替罪羊”等说法自然纷至沓来。

夏尔马自2002年加入麦格劳-希尔,9年来一直负责主持标普评级事物,此次给美国主权债务信用降级,他是责无旁贷的主要责任人。今年4月,他就主持下调了美国主权债务的评级信用预期,按照惯例,这意味着美国主权债务信用降级的概率将达1/3;今年7月14日,标普又公开发出警告,声称降级概率不是1/3,而是50%;仅过了半个多月,史无前例的降级便“光临”美国头顶。

标普降级事件发生在美国府院债务上限之争刚刚告一段落、美国经济前景黯淡、复苏步伐停滞不前之际,对美国政府的刺激可想而知。降级事件发生后,总统奥巴马发表讲话,称美国是“永远的3A”,财政部高官约翰.伯罗斯在降级后仅一天即在财政部网站发表博客称,标普对美国债务计算存在错误,“多算了2万亿美元”,在此基础上得出的降级结论也是错误的,他还声称,财政部早已指出这一错误,但标普固执己见,言下之意,搞“阴谋论”的不是白宫,反倒是标普;此后不久,财长盖特纳也出面力挺伯罗斯,称标普“常识缺乏”、“结论错误”、“不负责任”;8月19日,《纽约日报》更传出美国司法部正出面调查标普等评级机构“在引发金融危机的抵押贷款债券交易中所扮演的角色”,虽然即便消息属实,也是“老帐新算”,却不免给人“打击报复”的感受。

3A的丧失,意味着美国国债已不再被标普这家位居评级机构前列的公司信任为“全球最安全投资方向之一”,并可能因此影响各国和各主权债务基金对美国主权债务的投资意愿,这对严重依赖债务经济、自身正面临严峻经济问题的美国而言,显然是一个沉重打击,对正为经济、债务和财政赤字问题纠缠不休,明年大选选情吃紧的奥巴马政府而言,也是难以接受的,因此降级至今短短20多天,官方许多大人物频繁发声,一面力挺美国国债,一面指摘标普,其中不乏过激言论,客观上给标普和夏尔马构成了巨大压力。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和标普一同下调美国主权债务评级信用预期的穆迪和惠誉,便摇身一变,成了“力挺派”。

然而美国是个自由经济传统“天然正确”、对政府干预本能敏感的社会,政府意识过于露骨地干预商业评级,效果很可能适得其反。正因如此,美国证交所和司法部对“调查标普”的传闻拒绝置评,而在夏尔马辞职后,副总统拜登否认白宫与此事有关,声称“这不是政治可以干预的领域”、“夏尔马的辞职应是多方面压力的结果”。

不管出于何种动机,拜登如此说也并非没有道理。标普的降级姿态,对华尔街和投机客的打击更甚于白宫,毕竟美国国债在金融危机大潮中,仍会被无路可去的国际外汇储备当做无奈选择,而依靠市场信心和投资者活跃度呼风唤雨、牟取暴利的银行家、投机客就难逃一劫,在新一轮股灾中损失惨重的“股神”巴菲特严厉抨击标普决定,声称美国主权信用“应该得4A”,就是这种出于自身利益考量的“护犊子”行为。

尽管如此,夏尔马却并没有退让。他在8月初就美国财政部的指责表示,标普和财政部就使用哪种非必需开支预测数据有矛盾,“任何机构都会认为最有利于本方的数据才是准确的”,而奥巴马政府的反应表明,“人们总是希望他人相信,自己遇到的实际风险,比他人的预测要小得多”,这种想法“是任何人或机构都会有的”——言下之意是未必正确的。他声称,评级机构的责任,就是“把本来就存在的风险大声说出来”。

事实上夏尔马作如此姿态也是无奈之举。在此前的雷曼危机、“两房”危机中,标普等评级机构对这些“金边债券”的信用风险毫无预见,被认为不仅应对金融危机负责,更要为广大投资者、尤其中小投资者的损失承担责任。如今美国经济复苏遇阻,“双底说”再度盛行,倘重蹈两年多前的覆辙,本已信誉受损的自己,就更难向投资者交代了。

比夏尔马更为难的是标普,以及标普的后台麦格劳-希尔。出于挽回因雷曼、“两房”危机而受损的信誉,它们必须力挺夏尔马,坚持降级的正当性;但面对白宫和华尔街的压力,它们也不得不有所表示。在这种情况下,让早有去意(他的一些朋友表示,2007年起他就心萌去意)的夏尔马“辞职”,但坚持夏尔马此前作为的正确性,就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

 

标普总裁辞职:是替罪羊么

 

8月23日,美国标准普尔评级公司的母公司麦格劳-希尔公司发表声明,称标普总裁德文.夏尔马已辞职,并将于9月12日离职,并将由花旗银行首席营运官道格拉斯.佩特森继任。

此时上距8月5日,标普将美国主权债务信用评级由3A降至2A+,不过17天,这17天里,美国乃至全球金融市场遭逢剧烈波动,白宫和华尔街对标普的恼火溢于言表,夏尔马此前就被传说,将在年底去职,如今突然提前了一个多季度,“阴谋论”、“替罪羊”等说法自然纷至沓来。

夏尔马自2002年加入麦格劳-希尔,9年来一直负责主持标普评级事物,此次给美国主权债务信用降级,他是责无旁贷的主要责任人。今年4月,他就主持下调了美国主权债务的评级信用预期,按照惯例,这意味着美国主权债务信用降级的概率将达1/3;今年7月14日,标普又公开发出警告,声称降级概率不是1/3,而是50%;仅过了半个多月,史无前例的降级便“光临”美国头顶。

标普降级事件发生在美国府院债务上限之争刚刚告一段落、美国经济前景黯淡、复苏步伐停滞不前之际,对美国政府的刺激可想而知。降级事件发生后,总统奥巴马发表讲话,称美国是“永远的3A”,财政部高官约翰.伯罗斯在降级后仅一天即在财政部网站发表博客称,标普对美国债务计算存在错误,“多算了2万亿美元”,在此基础上得出的降级结论也是错误的,他还声称,财政部早已指出这一错误,但标普固执己见,言下之意,搞“阴谋论”的不是白宫,反倒是标普;此后不久,财长盖特纳也出面力挺伯罗斯,称标普“常识缺乏”、“结论错误”、“不负责任”;8月19日,《纽约日报》更传出美国司法部正出面调查标普等评级机构“在引发金融危机的抵押贷款债券交易中所扮演的角色”,虽然即便消息属实,也是“老帐新算”,却不免给人“打击报复”的感受。

3A的丧失,意味着美国国债已不再被标普这家位居评级机构前列的公司信任为“全球最安全投资方向之一”,并可能因此影响各国和各主权债务基金对美国主权债务的投资意愿,这对严重依赖债务经济、自身正面临严峻经济问题的美国而言,显然是一个沉重打击,对正为经济、债务和财政赤字问题纠缠不休,明年大选选情吃紧的奥巴马政府而言,也是难以接受的,因此降级至今短短20多天,官方许多大人物频繁发声,一面力挺美国国债,一面指摘标普,其中不乏过激言论,客观上给标普和夏尔马构成了巨大压力。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和标普一同下调美国主权债务评级信用预期的穆迪和惠誉,便摇身一变,成了“力挺派”。

然而美国是个自由经济传统“天然正确”、对政府干预本能敏感的社会,政府意识过于露骨地干预商业评级,效果很可能适得其反。正因如此,美国证交所和司法部对“调查标普”的传闻拒绝置评,而在夏尔马辞职后,副总统拜登否认白宫与此事有关,声称“这不是政治可以干预的领域”、“夏尔马的辞职应是多方面压力的结果”。

不管出于何种动机,拜登如此说也并非没有道理。标普的降级姿态,对华尔街和投机客的打击更甚于白宫,毕竟美国国债在金融危机大潮中,仍会被无路可去的国际外汇储备当做无奈选择,而依靠市场信心和投资者活跃度呼风唤雨、牟取暴利的银行家、投机客就难逃一劫,在新一轮股灾中损失惨重的“股神”巴菲特严厉抨击标普决定,声称美国主权信用“应该得4A”,就是这种出于自身利益考量的“护犊子”行为。

尽管如此,夏尔马却并没有退让。他在8月初就美国财政部的指责表示,标普和财政部就使用哪种非必需开支预测数据有矛盾,“任何机构都会认为最有利于本方的数据才是准确的”,而奥巴马政府的反应表明,“人们总是希望他人相信,自己遇到的实际风险,比他人的预测要小得多”,这种想法“是任何人或机构都会有的”——言下之意是未必正确的。他声称,评级机构的责任,就是“把本来就存在的风险大声说出来”。

事实上夏尔马作如此姿态也是无奈之举。在此前的雷曼危机、“两房”危机中,标普等评级机构对这些“金边债券”的信用风险毫无预见,被认为不仅应对金融危机负责,更要为广大投资者、尤其中小投资者的损失承担责任。如今美国经济复苏遇阻,“双底说”再度盛行,倘重蹈两年多前的覆辙,本已信誉受损的自己,就更难向投资者交代了。

比夏尔马更为难的是标普,以及标普的后台麦格劳-希尔。出于挽回因雷曼、“两房”危机而受损的信誉,它们必须力挺夏尔马,坚持降级的正当性;但面对白宫和华尔街的压力,它们也不得不有所表示。在这种情况下,让早有去意(他的一些朋友表示,2007年起他就心萌去意)的夏尔马“辞职”,但坚持夏尔马此前作为的正确性,就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

正因如此,8月21日,即英国《独立报》爆出夏尔马可能即将离职消息后5天、麦格劳-希尔发表“换人”声明前两天,标普集团全球评级部门主管大卫.皮尔斯重申,标普的降级评估毫无问题,美国财政部的指责并无道理。

麦格劳-希尔的日子并不好过:不仅在“降级”问题上左右为难,动辄得咎,不论怎样都会挨一部分人的骂,且公司内部股东不稳,面临被拆分的可能,采用放弃夏尔马、却坚持“夏尔马方针”的“止损方略”,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白宫也好,华尔街也罢,是因为自身存在危机、风险和困境,才会被投资者和市场怀疑,并遭到若干评级机构迟来的质疑、降级,而并非相反,倘弄反了这个因果关系,即便麦格劳-希尔的决定真是压力所致,即便出于“寒蝉效应”,各评级机构再不敢给美国主权债务信用降级,一旦危机真个来临,后果只怕更加不堪设想——“雷曼”兄弟公司崩盘时,不还顶着评级机构的一大堆“A”么?

 正因如此,8月21日,即英国《独立报》爆出夏尔马可能即将离职消息后5天、麦格劳-希尔发表“换人”声明前两天,标普集团全球评级部门主管大卫.皮尔斯重申,标普的降级评估毫无问题,美国财政部的指责并无道理。

麦格劳-希尔的日子并不好过:不仅在“降级”问题上左右为难,动辄得咎,不论怎样都会挨一部分人的骂,且公司内部股东不稳,面临被拆分的可能,采用放弃夏尔马、却坚持“夏尔马方针”的“止损方略”,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白宫也好,华尔街也罢,是因为自身存在危机、风险和困境,才会被投资者和市场怀疑,并遭到若干评级机构迟来的质疑、降级,而并非相反,倘弄反了这个因果关系,即便麦格劳-希尔的决定真是压力所致,即便出于“寒蝉效应”,各评级机构再不敢给美国主权债务信用降级,一旦危机真个来临,后果只怕更加不堪设想——“雷曼”兄弟公司崩盘时,不还顶着评级机构的一大堆“A”么?

 

  评论这张
 
阅读(13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