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为泰党赢得了什么  

2011-07-06 09:18:18|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泰党赢得了什么

 

泰国下议院选举尘埃落定,前总理他信的胞妹英禄.西那瓦带领为泰党夺得500个议席中的过半席位,稳操胜券。据最新消息,泰国发展党、Phalangchon Party、Chart Pattana Pueapandin Party和Mahachon Party四个小党已应允入阁,5党联合政府将占据299席的压倒优势,构成新内阁的基石。

尽管低调的英禄始终避免使用“胜选”,而是谦逊地宣称“选民给了我服务泰国人民的机会”,但毋庸讳言,这次选举,是她和为泰党赢了,前执政党民主党和阿披实输了。那么,为泰党赢得了什么?

 

赢了民主党?

 

的确,这次民主党输得很惨,161席左右的战绩,是近几届的低谷,不仅如此,向来是民主党票仓的曼谷地区,也被为泰党虎口拔牙般夺去10席,可谓最大的震撼。选举结束后,现任总理阿披实引咎辞去党魁,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负责任的党领理应承担责任”,所谓“这种情况”,自然是败选了。

其实战胜民主党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战绩,在外省和农村,打着“他信胞妹”旗号的为泰党胜得毫无悬念,要知道成立仅2年多的为泰党并非什么政坛新秀,这个众所皆知的“他信党”事实上可以追溯到2001年,在10年间,它们一次次组党、获胜、被强迫解散、再组党、再获胜、再被强迫解散,从没有任何一次是输在选票上,更没有一次在选举中被民主党压倒。当然,能够夺取绝对多数议席让这种优势更明显,而曼谷的醒目进展也堪称奇迹。

 

赢了政纲?

 

他信之所以成为泰国当代政坛不倒翁,其有利于贫民、农村和外省人的福利政策是支持率和票源的保证,此次英禄参选也不例外,继续打出福利大旗。她在选战中提出,政府为大米收购提供最低价格担保,并降低曼谷10条轨道交通票价。为泰党还提出“实行全民医保、降低企业税(30%降至20%)、首套房和首辆车免购置税、60岁以上老人随年龄增长叠加津贴、提高应届大学毕业生最低工资保障(330美元/月升至500美元/月)、为贫困地区小学生每年提供80万台手提电脑”等具体福利政策。相对于阿披实政府执政期间的经济欠佳,出口下滑,政府收入减少,失业率增加,城乡贫民生活水准下降,显然更具吸引力。

长期以来,传统思想氛围浓厚的泰国,总是遵循国王普密蓬“适度福利”理念,认为过高的工资、福利会令国民懈怠,从而丧失竞争力,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理念越来越难说服泰国青年一代,此次选战中,相当多的城市平民把票投给了为泰党,尽管他们并不喜欢他信。这种微妙的取舍,与其说是在支持为泰党政纲,毋宁说,是对传统福利观念的不满。

但必须看到,高福利不会从天而降,必须找到“埋单”的人。西方福利国家传统上依靠高税收支持高福利,为泰党提出“降低企业税”,则这笔开支恐只能通过增加个人税来负担,届时选民能否认同?在他信本人执政期间,常常直接利用家族的财力施惠,但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如今为泰党开出的不是个小红包,而是一整套福利国家框架,家族财力能否吃得消?他信本人并非施恩不望报的财神,付出的开支,他通过掌权期间的权力寻租,早已加倍捞回,这也是他最大的污点,更大的福利许诺倘若意味着他信家族更肆无忌惮的权力寻租,选民和社会能否买账?

平心而论,泰国经济近况不佳,有全球性金融危机和“红衫军围城”的因素影响,并不能全怪阿披实政府一方,如今阿披实和民主党政府已为本方责任付出下野代价,为泰党如英禄所言“获得服务泰国人民机会”,人们当然会拭目以待,等待新政府交出属于自己的答卷。

 

赢了人心?

 

他信善于“零售政治”和股东,颇得农村人士和都市贫民欢心,英禄在面对这些基本支持者时,往往直接打出“我是他信妹妹”的旗号而屡试不爽。

她最大的突破,是在素来反他信的精英阶层中获得突破,并争取到不少中间选票。

英禄是他信家族中最具“精英相”的一个:美国“海归”,商界成功人士,长期活跃于曼谷上流社会,这些都为她赢得了不少中间派人士的支持;和他信的口无遮拦、咄咄逼人相比,英禄显得低调、谦逊,在选战中她竭力避免语言攻击,这让人很难将她和为泰党“妖魔化”,一如此前对待他信一般。

英禄和为泰党选战获胜后,军方、上层人士和民主党都表示尊重大选结果,尽管他们显然并不喜欢这一结果。反他信色彩最浓厚的“黄衫军”迄今也未明显表现出敌意。这并不能说,英禄和为泰党赢得了这部分人的人心,但能让他们认赌服输,已是了不起的成绩。

英禄此前一直活跃于商界,并无任何政治履历,因此不但反对她的人士,中立派甚至支持者中,对其政治能力表示怀疑者都大有人在,对此她宣称自己是“政治学专业出身”,并不缺乏政治履历,的确,她的本科和硕士分别出自清迈大学和美国肯塔基州立大学政治学系,但学历是一码事,实务是另一码事,胜任与否,恐怕还要干一段才能真正服众。

 

赢了他信的未来?

 

谁都知道为泰党是“他信党”,也知道英禄是他信的妹妹,没有他信的撑腰,英禄这个浅资历的商业女性,不可能在如此短时间里创造政坛奇迹。

但对于英禄、对于为泰党,他信绝对是柄双刃剑。

选战前后,他信本人多次表示,希望早日回国,但不希望以有罪之身回归,这就意味着除非特赦,被通缉的他不会回去。

他信之所以每每在选战中获胜,却又总被政变、司法干预等盘外招弄倒,和他对王室、贵族和精英咄咄逼人的姿态、动作,引发后者的不安全感有关,这种不安全感并未因他信长期流亡海外而冲淡,反倒因“红衫军围城”和随后的泰国-柬埔寨“神庙之战”愈益强烈。此次选后,军方和阿披实均大方承认为泰党的胜利,表示尊重大选结果,这表明各方都能接受一个选举上台的为泰党,哪怕这个党是他信在遥控。但历史和现实均表明,倘为泰党乘胜“逼宫”,推动赦免他信,上层社会的不安全感就会急遽膨胀,这个有悠久政变和司法倒阁传统的王权国家,就可能产生各种莫测的政治变数,这是为泰党在内,各方所不愿看到的。

还应看到,他信虽然在泰国人气很足,但争议也很大,许多支持他信的人也承认“人无完人”,更何况他在流亡期间还当过和泰国有领土纠纷的柬埔寨政府顾问,甚至公开承认领了外国国籍,贸然推动赦免,争取他信回国,可能引发泰国新的族群割裂,联合政府的解体,甚至执政党内部的分歧。

更何况,来日方长,他信回国最大的阻力其实是王室,但老王普密蓬陛下夫妇年事已高,身体欠佳,王储哇集拉隆功和他信关系良好,为泰党和英禄大可等到新政府取得足够业绩、王室对他信戒心渐消时,让一切水到渠成,而无需在如此紧要和敏感的关键时刻冒险。

选战获胜后,英禄已多次明示或暗示,不会急于推动特赦他信,这显然是审时度势后的务实、理性态度。

但必须看到,英禄的背后,是一个完善、成熟、经验丰富的政治策划和包装团队,正是这些人的精心策划,才让英禄刮起政坛旋风,而这些人实际上听命于他信、而非英禄。不仅如此,为泰党的基本支持者,很多是“红衫军”的骨干和积极分子,他们当然希望他信早日被“解放”,初出茅庐的英禄能否说服、压制党内要求特赦他信的呼声和强大压力,对她而言,是一个同样、甚至更加严峻的考验。

  经观网独家约稿,转载请与之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1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