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豆花集  

2011-07-10 09:20:46|  分类: 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阳台 成贤街报摊

 

省点油条,攒些镍币,为看故事新闻。几载邻居,往来招贴缤纷。曾赊曾蹭曾拼买,曾双双、风雪归人。有恙么、语角辛酸,叹尾鱼纹。

劳心顾不容劳力,令此思成幻,彼业成尘?犹曰成贤,恍惚万样更新。人家心血知怜惜?莫喧喧、为念斯文。岂思量、驭尔群氓,若牧鸡豚?

 

梁父吟 马伯庸嘱为赋闲适二字

 

教把闲适吟,闲适何从觅?

家累若鞭敲,稿债如山积。

碌碌且营营,白日复黑日。

汉知晋也知,不知者天色。

曳袖是阿孩,又当爨时刻。

 

五律 剥郭德纲先生颈联二句因赋得秋字

 

寒气袭人也,风低万众喑;

传闻盈耳目,落日染衣襟。

秋色有南北,人心无浅深;

扣囊惟执着,聊可备南针。

 

七律 咏盛世凤凰

 

厨后梧桐化炭香,案头三牲也求凰;

圣朝市亦多祥瑞,治世珍应羡帝王。

彩色争如漆色靓,闷炉或比挂炉香;

察知二尺躯犹热?昨向岐山颂一场。

 

——颈联首句三鼠尾小病,以意不改

 

西江月 闻有为孔林、耶稣教堂比邻而对掐者

 

祷室乱人杏圃,架杆粗我宫梁。官家好拆彼图囊!免得教夷僭妄。

树似郑邦断树?粮非陈国余粮。儿孙七十世侯王,冷肉餐多虚胖。

 

五律二首 十字天国 不次添雪斋十字天国韵

 

天低生炼狱,云赤死袈裟;

街阔千人噪,灯昏十字斜。

凭人虚迹象,赎我苦生涯?

经卷云相似,纷纷认未差。

 

何世无真主,昂藏若国医;

新夸悬海辩,云解苦人饥。

剑尽斩妖剑,诗多天父诗;

石城书供者,是孰宁馨儿?

 

水龙吟 斯芬克斯

 

可怜地老天荒,仰瞻惟得光阴旧。今宵何夕?军靴声促,战歌声骤。盗贼神明,譬陶轮耳,一番番又(1)。政治何预尔?毕其功早!速钳口,狮身兽!

恨我至今不灭,总闻见、祷香尸臭。云胡不及,城河俱易,蒙吞皆朽(2)?恍已天明,太平节是,晨炊时候。尚营营汲汲,呼江水赤,唤江山锈?

(1)公元前18世纪埃及奴隶暴动,纸草书载“大地如陶轮翻转”

(2)古埃及主神曾有阿蒙、阿吞之争,皆自谓正义,詈彼异端。

 

七绝 合裘酒为长者寿 

 

眉角尘云上古尘,籀文柳体色犹新;劝君更尽合裘酒,西出火星无故人。

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11-03/02/c_121139499.htm

 

菩萨蛮 出埃及记五章

 

出埃及

 

汝真不睹家人泣?汝真不念迦南蜜?奚必守囚牢,故乡路岂遥。

田畴何足惜!归殆厌烧炙。此祗暂操劳,残汤尽一瓢。

 

逾越节

 

真神云取仇人首,真神闻逐仇人走。宁皆是虚言?约章载记全。

邑还严雉牖,国尚听人有。努力抱沙眠!出门事事难。

 

锡安山

 

销磨兵海兮红海,销磨红海兮沙海。岂为此熬煎?双足最可怜。

且先书十诫!悔亦复何奈。褴褛莫多看,板石是祭坛。

 

甜露

 

忍言彼可充温饱,忍言彼果非团草!苔色尚充腮,枉靡半日柴。

风吹尘上早,云若炊烟袅。师莫更相谐,此中多幼孩。

 

孟菲斯歌

 

讴歌间尚排埃及?士师犹诋尼罗役?今且互为邻,不看河上坟?

硝烟苍弹壁,孰是孰家贼?惜尔蹙眉颦,泣侬巴比伦。

 

七绝 咏素馨花兼答小鱼兄

 

雨后泥污半废庭,黄昏云乱晚风腥;

竹篱俱秃梧桐尽,净土何方幸素馨?

 

卜算子 次添雪斋次八胡咏没韵咏煤

 

身垢羞近人,嫌恶多如我;食肉人方议减排,意尔无桥过。

能遗寒者温,能解流人饿;谁敬须臾焚筋骨,一瞥墙边簸?

 

附:卜算子 次八胡韻臨屏詠春夜

 

春是澹然人,風是蕭然我。陌上初青三月時,未見花開過。
光雨翅將翕,夜網凝如餓。吞吐人間無盡燈,惟見孤舟簸。

 

 

附:八胡的 詠沒(借詞格卜算子)


今日斷頭時,明日頭思我;碗大疤痕認得麼,那個誰來過!

好漢又重回,打虎心靈餓;依舊追求困在枷,發配人潮簸!

 

卜算子 咏盐用添雪斋老刀八胡韵

 

这就去抢盐,待刻才烦我!这点才能吃几年,还得重排过。

孙子才信谣,哪个能搪饿?浅柜深缸都满满,且上盆和簸。

 

睹卡扎菲三子照片 戏剥吴梅村《圆圆曲》为歌行

 

扎菲今日在人间,斥美伐中推百山;恸哭阵风皆迷彩,冲冠一怒为红颜。

红颜底是科奇恋,小像沦落逆儿宴;电扫炮车定班城,哭罢国债再相见。

相见初经麦当劳,北非西河若私逃;许将颠倒文豪技,等取总统意兴豪。

家本邻邦意大利,萨拉小字娇罗绮;梦向爱丽舍中游,狗仔写入君王起。

前身合是富贵人,门前豪阔何须此;阿甲阿乙去如飞,处处豪家去若归。

此际早知非薄命,天生丽质何必衣?裸照巴黎纸纸贵,明眸皓齿人人痴。

一入此宫即为家,翻教故人成过客;管弦声中一曲新,一曲得意向谁诉?

北非通侯最少年,拍取绣像屡回顾;早携娇鸟出樊笼,待得银河几时渡?

恨杀联军抵死催,苦留毡帐将人误;相约恩深相见难,今朝飞贼满长安。

可怜歌儿从前妆,认作天边粉絮看;遍索幻影击巢穴,强推绛树入雕阑。

北非壮士全师归,或得蛾眉匹马还?蛾眉深宫唤不出,总统军前惊魂定。

功业从来在战场,狼藉满地残红印;专征萧鼓向北非,班加西外机千乘。

公子夜深避炮楼,残窗月上如妆镜;传来消息满地哀,东营红经十度浇。

枕畔小照怜尚在,塞纳河上幻同袍;旧巢自是衔泥燕,险上炉头变火烧。

父枉人前夸老大,儿难赘婿颓如此;时时只受声名累,美帝土鳖竞排挤。

一斛明珠万斛愁,耳畔惟传榕通社;英夷狂风飏落花,无边战斧来报贺。

尝闻倾国与倾城,翻使矮人受重名;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

官兵义军俱灰土,—代红妆照汗青。

君不见老父初起鸳鸯宿,保镖如花看不足;地毯尘生猫自啼,女郎人去旗空绿。

而况海北万里愁,珠歌翠舞塞河洲;为君别唱新片曲,急报东南日夜流!

七绝十三首 某校

 

友人以某校百年庆典,嘱作七绝十二篇,非此园中人,且为颂则谀,为讥则妄,本不拟为此,奈嘱托殷殷,遂不得已而为之,遂得十三篇,姑隐诸篇目而缀于此——自注

 

 

美玉应须九洗磨,业成何足叹蹉跎;

同窗岂计文凭纸?今昔联歌载物歌。

 

斟酌译名知苦衷?直人乃不计孤穷;

严明自是育才道,劳手巧心方曰工。

 

大匠何嫌近厕厨,愿清陋市作新都;

于今楼茂山川黑,泉下君曾感喟无?

 

乱世须兼文武身,研工研艺两惊人;

清风明月松方劲,隔代犹传故事新。

 

忆得三轮横过街,大才原不重形骸;

世人几个解逻辑?却解先生妙语谐。

 

四海称传比翼星,缘君人渐解图灵;

功成自作归乡柏,枝叶能荫故院青。

 

谦对生徒宁是痴?明师亦可是慈师;

心无纤芥才方锐,不健于行却健知。

 

今日余音尚绕梁,廿年无字也苍凉;

于今处处炫双语,可惹先生笑一场?

 

工字厅前车马稀,名贤耆宿久暌违;

执鞭敢喟世无马?总有新星续旧晖。

 

南海曾开风气先,上穷碧落下黄泉;

蔡郎早逝康翁老,君与中华俱少年。

 

乱局难寻避世田,清华园里有清涟;

庐中弟子犹吟咏,肯卧碑边作水仙?

 

言学堪称国学么,乡谈百变诲人多;

茶杯谁复鸣天籁?教我如何不想他。

 

儒未尽坑书未焚,梵文今亦作时文;

乾嘉故典孰能识?留与门生纪见闻。

 

七绝 闻王某“公奔”中华诗词研究院解散故人某某等如失肝胆有感

 

乃为新缘弃旧缘?沽囊中尚有诗篇;

公奔自是斯文敌:从此辽参须付钱。

 

七律 抚州

 

天目有无知未知,微言已化冢前碑;

宇中贴俱闻人檄,墟下埋都罪者尸?

智客方争牛上耳,官家犹对报头痴;

明年血冷硝烟散,博上谁赊一字悲?

 

古风 风筝之春

 

死生都安息?海左又初更;点雨如点泪,淅淅迄未晴。

也曾擎揭帖,慷慨对天庭;也曾枕华表,意可达天听。

明月知冷暖,曾作归途灯;春风知人意,也作不平鸣。

安肯愧同伴?自掷一身轻;握手拟乔木,瞻顾俱干城。

少未更生死,谈笑议刀兵;抵脊拒干糒,谓可致太平。

岂解九门窄,屯遍锦衣营?岂解天街阔,堪与兵车行?

亦是仲春夜,风暖暮色清;一瞬千步黑,一夜举世惊。

狼藉敢回顾?故旧各死生;市口涂肝脑,邻校初成丁。

书生尚假借,谁犹怜群氓?恍惚廿余载,噩梦总未醒。

丰碑今犹矗,日耀大旗腥;驰道公车骤,絮絮颂歌声。

朝野俱扰扰,自谓是准绳;中外皆沸沸,为啜一杯羹。

贷生亦已久,七海尝飘零;齿衰多家累,数奇少宾朋。

可叹生涯苦,颠簸作犬耕;年年此春色,教我眠不成。

人是江湖客,毁誉累交萦;且做胸臆事,何必问前程。

故地仍肃杀,行人未便停;何日将雏往,骑颈数风筝?

 

七绝 讨某坝檄

 

不恨欺天一坝灾?饰非文过更堪哀;

月球尘暴美洲涝,都自巫江梦断来。

 

七律 CANADA DAY 步某诗人党韵

——韵脚依原玉,二三子莫以平水见责,自注。

灯作骄阳炭作春,庆生今未许扬尘;

铿锵当户人充犬,冠冕登坛犬化人。

岂肯同余屈草芥?料将绕日耀星辰;

惟龟乃有千年寿,曾是元臣与宋臣。

 

(王孺童 :贺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祖国繁荣遍地春,知恩难忘感前尘。 开天辟地九十载,德政泽民亿万人。构建和谐昭日月,科学发展耀星辰。此生纵有千年寿,尽献苍生作党臣)

 

  评论这张
 
阅读(18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