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希腊危机:如何打破政治、经济的死局  

2011-06-26 00:21:09|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腊危机:如何打破政治、经济的死局

 

围绕希腊债务危机所传出的消息总是令人沮丧:欧洲财长上周日的会议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同意一旦希腊政府让新一轮紧缩计划在议会获得通过,就如期启动下一期国际救助资金的拨付,以免发生谁也不愿看见的希腊主权债务逾期违约、从而令希腊政府财政破产的局面,内外交困的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好不容易在周三的国会信任投票中险过关口,坏消息却接踵而至。

首先是希腊反对党的决绝。他们并没有因推翻政府努力失败而中辍,更没有因“国难当头”而暂停政治倾轧,而是明确表示,他们将投票否决政府提出的新一轮紧缩计划;紧接着,IMF也毫不客气地暂扣了120亿欧元下一轮国际救助基金拨付,声称除非得到欧洲官员的“具体明确保证”,否则将不会如期拨付,也就是说,即便希腊议会通过新一轮紧缩计划,这笔救命钱也未必能如期拿到手。

自2010年5月接受IMF国际救助计划至今,希腊政府不顾国内强烈反对声浪,基本忠实推动了严厉的紧缩计划,包括精简机构,削减福利,降低工资等等,然而这并未能令希腊脱困。

如IMF数据所显示,希腊的经济表现未变得“过分糟糕”:去年制订计划时IMF预计,2010年希腊GDP负增长4%,2011年2.6%,而实际上2010年负增长为4.5%,2011年预计为3%。赤字与GDP比重,原先预计2010年8.1%,2011年7.6%,3月的最新评估则为9.6%与7.5%。

问题在于希腊债务危机已十分严重,而经济却毫无竞争力,这就使得恢复希腊偿债能力所必须的增加出口、提高财政收入变得毫无可能,国际救助只能让希腊债务危机“死刑变死缓”,可债务和GDP的比重预期却不减反增,去年IMF预测2012年将达到最高值149%,而今年则预测2012年为159%,且“未必是峰值”。在这种情况下,IMF也好,欧盟许多国家财长、央行行长也罢,都不愿继续把钱白白投入希腊,因为在他们看来,希腊根本不可能如期归还,因此他们不断加大压力,以停止拨付款项为威胁,逼迫希腊政府制定更严厉的紧缩计划,以免白白浪费金钱。

而对于希腊国内民众而言则是另一番想法。在他们看来,政府不顾一切地照IMF和欧盟要求去做,让希腊民众付出生活水平下降、收入和福利减少的惨痛代价,却并未换来危机的缓解,反倒迎来又一轮紧缩。许多愤怒的希腊人认为,既然希腊照着IMF和欧盟开出的“药方”做了,并没有阳奉阴违或“打折”,却还是如今这样的结果,责任该由开“药方”的“大夫”、而非希腊和希腊民众来负,让希腊人雪上加霜是不公平的;退一步讲,即便责任在希腊,也是当初这些政客们所为,不该由民众来负担。

自1993年至今,希腊议会和内阁,主要由左翼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把持,反对党仅在2004年3月-2009年10月组阁5年,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传统上一直是主张大政府、高福利的,因此在反对党看来,政府和执政党应对希腊如今的局面负责,而反对党则“原罪”不多,正可借助民众对紧缩政策的愤怒,获得政治利益最大化。正因如此,当雅典等希腊大城市街头示威、抗议浪潮不断之际,新民主党的领袖安东尼斯.萨马拉斯也变得越来越强硬:拒绝联合政府,提请倒阁动议,在倒阁表决中,全部86名该党议员统统投票反对,倒阁失败后扬言否决新一轮紧缩计划。

希腊的政治体制十分独特,一院制的议会实行比例代表制,得票率不足3%的小党无权获得议席,即便是少数党,也可利用这一特质“保送”大多数议案过关,而目前执政党拥有155席,在300席的议会中过半,只要党内不出现变数,新紧缩方案过关不成问题。但目前执政党已成众矢之的,周三的倒阁投票,反对党和无党派的145席,143席支持倒戈,2席弃权,竟无一席支持政府,很明显,反对党已下定决心和政府的政策“切割”,静等政府“出乖露丑”,自己到2014大选时来个总清算。

问题是国际社会并不耐烦等这么久。IMF中大力推动希腊救助计划的卡恩意外翻船,处于过渡期的IMF显然缺乏独立担当救助后果的魄力,120亿欧元的冻结,等于把皮球踢给欧盟;而欧盟对于救助希腊原本就三心二意,法国等尚属积极,德国则从开始就不情不愿,此次财长会议虽勉强首肯,却加了个附加条件,即希腊总额高达280亿欧元的削减开支计划不但要议会通过(前面说过,这其实不难),且应得到反对党的支持。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国际救助计划持续时间较长,未来4年就将涉及500亿欧元的拨付,这就已经将时间表排到2015年,而希腊大选却在2014年,一旦持续紧缩导致执政党丧失民心,大选重挫,反对党上台后推翻定案,原本就没什么把握的希腊偿债能力,就会更加恶化,IMF和欧盟各国都要冒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资金风险,这当然是它们都无法接受的。

由此可见,希腊债务危机已陷入死局:欧盟和IMF不放心希腊的偿债能力,势必会继续施压,逼迫希腊当局接受更苛刻的条件,执行更严厉的紧缩措施,而这又会令帕潘德里欧政府在国内流失更多支持率,更有可能在2014年大选中一败涂地,从而使希腊偿债的可能性平添更多变数。

如果各方都不能接受诸如让希腊退出欧盟或欧元区的极端选项,那么唯一的出路,只能是着手帮助希腊实体经济,使之获得可靠的经济增长点和出口优势项目,从而固本培元,从根本上逐渐增强偿债能力,并有效降低失业率。这条路虽然艰难,但总比鸡飞蛋打要强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14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