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劳尔.卡斯特罗  

2011-05-08 11:12:20|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劳尔.卡斯特罗

 

比起其哥哥菲德尔.卡斯特罗,劳尔.卡斯特罗的个人感染力似乎要相形见绌,在2006年替代患病的哥哥、出任古巴党和国家临时最高领导人之前,他的光芒似乎一直被乃兄所掩盖,尽管他从1965年至几天前,总共当了45年的古巴共产党第二书记,是卡斯特罗时代古巴货真价实的“二把手”,一个绝不应被忽视的重要人物。

按照许多评论家的说法,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劳尔和菲德尔间反差太大:菲德尔辩才无碍,性格外向,富有强烈的个人特色和公众感染力,不管喜欢他还是讨厌他,都会对这样一个政治人物留下深刻印象;相比之下,劳尔性格内向、沉稳,形象中庸,说话慢条斯理,既缺乏感染力,也难以形成一呼百诺、欢呼不断的“广场效应”——而这恰是菲德尔、格瓦拉等“革命一代”领导人所普遍具备的特质,正因如此,长期以来他被视作哥哥的管家、幕僚、附件和影子。

然而劳尔并非一个攀龙附凤的皇亲国戚,事实上,他的革命历史并不比菲德尔逊色。

劳尔1931年6月13日出生于家乡比容,小菲德尔4岁。尽管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布莱恩.拉戴尔曾散布“研究成果”,称劳尔实际上是“某个带有华裔血统的巴蒂斯塔警察中士和菲德尔.卡斯特罗母亲的私生子”,但这种说法捕风捉影,牵强附会,带有明显政治目的,显然不足为训。

上世纪50年代初,他在耶稣会的学校里就读,1953年,学校爆发反对巴蒂斯塔独裁的大规模学生运动,遭到当局严厉镇压,劳尔感到无法完成学业,就离开古巴,前往苏联、东欧游历。一些传闻认为,正是此次“铁幕后之旅”,让劳尔产生了社会主义意识,甚至有人称,劳尔的这种社会主义倾向,对菲德尔最后选择苏联、东欧体制,倒向东方阵营,具有不可忽视的影响力。

1953年7月26日,菲德尔领导古巴起义者攻打蒙达卡兵营,打响了武装推翻巴蒂斯塔的第一枪,劳尔也参加了起义,并在起义失败后和哥哥一起被捕,并判刑22个月,刑满后被迫和哥哥一起流亡墨西哥。

在墨西哥,革命者们成立了“7.26运动”组织,劳尔是组织的重要骨干和领导者之一,据称首先结识格瓦拉的并非菲德尔,而是劳尔。他们用5万墨西哥比索的价格,购买了18米长的旧游艇“格拉玛”号,并准备用这艘船组织登陆,和古巴当地革命武装里应外合,发动对巴蒂斯塔的强有力一击。

1956年11月25日凌晨1点,82名古巴革命者全副武装,登上本来只能载15人的“格拉玛”号,冒雨向古巴进发,按计划,他们将在11月30日抵达古巴东方省,在第二大城市圣地亚哥附近登陆,而当地游击队则将适时攻打当地警察局等目标进行接应。

但超重、暴风雨加上糟糕的组织,让“格拉玛”号足足晚了两天,才在12月2日凌晨抵达,不但迟到,还偏离登陆点两公里。这时仅有30多人的当地游击队已在围攻下被迫撤退,而巴蒂斯塔政府军早已判明航线,好整以暇地恭候了好几天。战斗结果毫无悬念:82名游击队员在政府军立体攻势下战死50人,被俘杀20人,突围成功,并转移到马埃斯特腊山的只有菲德尔兄弟和格瓦拉等12人,枪则仅剩7支(其中一支还是坏的)。

俗话说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经受了生死考验,卡斯特罗兄弟间的信任达到空前高度,作为一名老战士,劳尔被哥哥委以重任,他曾被派往东方省的东北地区,负责开辟新根据地,尽管根据地的开辟工作遇到阻力,但他在游击战中表现出色,得到其他游击队员的认同,1958年2月27日,他被任命为古巴革命军司令。

1959年1月,古巴革命胜利,巴蒂斯塔政权被推翻。胜利之初,古巴将转型成怎样的政体,曾在其国内外引发热烈讨论、争议和关注,直到1961年4月美国雇佣军入侵古巴的“猪湾事件”发生后,菲德尔.卡斯特罗才宣布,古巴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之所以如此选择,美国的干涉和苏联的拉拢固然是重要因素,但正如不少美国情报人员的分析所指出的,劳尔在“铁幕之旅”后一直对苏联东欧模式有更多好感,他的立场和取向,对菲德尔显然同样产生了重大影响。

在担任卡斯特罗副手的漫长岁月里,劳尔曾被不少古巴政治流亡组织视作“比菲德尔.卡斯特罗更凶狠的敌人”,这是因为作为第二书记、国防部长,他长期主持军事事务,破坏了反对派多次密谋,粉碎“猪湾事件”、全歼登陆的美国雇佣军,身为革命军司令的他是实际负责人,而被歼灭的雇佣军中有许多都是古巴亲巴蒂斯塔的政治流亡者,据称,他在革命胜利后的“镇反”中,扮演了“监斩官”的角色。

劳尔口才不佳,但直言不讳,对体制内的丑恶现象和高官的腐败也并不回护,这些曾引起一些美国智库的注意,早在上世纪末,就有分析家认为,如果劳尔接班,古巴的局面将“为之一变”,但这种说法并未获得大多数分析家的认同,后者指出,劳尔一贯表现得比卡斯特罗更强硬、更保守、更亲苏,他们认为,如果劳尔接班,古巴将比卡斯特罗时代更加闭塞、保守和左倾。

2006年7月31日,这一天终于到来:由于身体原因,菲德尔宣布住院,劳尔临时接掌权力,并就任古巴国务委员会副主席。次年,菲德尔正式宣布退休,劳尔在2008年2月24日被古巴议会选为国务委员会主席,此次六代会当选第一书记,则在形式上完成了和菲德尔的全部权力交接。

上任后的劳尔让人大跌眼镜:他不仅没有如人所言,让古巴走向“铁幕”深处,反倒在第一次公开施政报告中提出“食品、交通、住房”三个“近期工作重心”,这是古巴共产党掌权以来,第一次把工作重心全部放在经济和民生方面,这被人惊呼为“改革宣言”,然而好戏还在后头。

2007年,他组织了一次有上百万人参加的“国事讨论会”,在会上,不少与会者抨击现行体制的颟顸和官僚主义,呼吁政府改革,走“另一条崭新的社会主义道路”,并敦促政府及早进行世代交替,避免“老人政治”。这种“国事讨论会”本来是菲德尔的发明,但劳尔却“旧瓶装新酒”,借这一形式巧妙地在国内外进行了一次改革动员。

2008年,古巴遭遇飓风等一连串重大自然灾害,经济遭到重创,他提出“克制政策”,开始更主动地展现改革形象。在他主持下,古巴签署了两项联合国人权公约,释放了上千政治犯,还主动提出愿意和奥巴马对话,愿意和美国和解。

2009年,劳尔主持推出了更多改革措施:允许个体经济;组织农民开荒并制定扶植政策;允许古巴普通人购买DVD、电脑、滑板车等家电、奢侈品,允许他们进入部分“专供外宾”的宾馆和景点;去年底他正式宣布推动经济改革,并强调改革的“迫切性和必要性”;刚刚结束的六代会上,他更提出打破干部终身制,限制干部任期的主张,并亲自发起、推动通过《经济社会政策方针草案》,包括裁撤上百万国有部门岗位、削减政府补贴、鼓励私营经济、允许私人房屋买卖等内容。

尽管如此,不少分析家都指出,劳尔的一系列改革姿态、动作,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经互会的解体、外援的中断和大量海外市场的丧失,让古巴经济失去“燃料”;美国的长期封锁加上冷战的结束,让古巴陷入空前孤立;天灾的肆虐,加上此后金融危机让古巴的另两项重要经济来源——外国旅游者消费和海外侨汇,也大幅缩水,这种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是“自保措施”。

法国《新观察家报》日前有文章指出,劳尔的改革雷声大、雨点小,不论经济或政治领域都举步缓慢,甚至徒具象征意义,作为菲德尔.卡斯特罗时代主持经济工作的实际负责人,古巴经济今天的困局,在很大程度上同样是他的责任,此次党代会他固然大谈改革,但同样也提醒大家“警惕资本主义复辟”,这也许表明,他的“改革形象”不过是权宜之计。

虽然“退休”,但菲德尔.卡斯特罗仍然抱病多次公开亮相、撰文,每每在关键时刻挺劳尔一把,这或许也表明,至少在目前,劳尔这个昔日的“老二”,还仅仅是法律意义上的“老大”,菲德尔的影响力仍然举足轻重。

这一事实或许同样可以用来解释,何以昔日公认的“强硬劳尔”,如今却摇身变成改革倡导者——不仅因为古巴党、政府和经济的图存需要,也因为菲德尔本人赞同这种旨在自我挽救的新路线。或许,人们必须等到菲德尔百年之后,劳尔真正在古巴“当家作主”,才能把所谓“劳尔风格”看得更透彻、更全面。

 

  评论这张
 
阅读(1097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