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历史研究是从无数细节开始的——为《这个天国不太平-2》自序  

2011-04-02 19:48:31|  分类: 史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研究是从无数细节开始的——为《这个天国不太平-2》自序

 

从网易历史频道开始一篇篇看起的老朋友都知道,《这个天国不太平》原本是该频道的系列连载,本名是《太平天国人物谱》,因此虽改了名,内容却还是不折不扣的“人物谱”,所有文章都是围绕人物展开的。

然而历史研究,本就是从无数细节开始的:人物、事件、制度、风俗、战事、民情、人物、典章……单讲一个人物,固然可窥一斑,知全豹,但挂一漏万的遗憾,却终究是难免的。

感谢中华书局和读者们的厚爱,让《这个天国不太平》的续集得以在这么短的间隔里推出,也让我有机会真正去认真“攒”一本总括太平天国各类历史细节、“杂碎”的书,而不仅仅去写人物。

说是“攒”,并无半点对历史、或对读者不敬的言辞。曾有朋友夸赞我是写时评的快笔,我当时曾说“您是没看见我写得慢的时候”,这个“写得慢”的,便是历史文章了。历史文章需要搜寻故典、史实,训诂、比较、辨识,并从尽可能丰富而多层面的素材中,寻找历史的规律,从看似寻常的材料里,摸索不寻常、却很容易被人忽视的节点,这是决计快不来的,因此,这部续书中约2/5的内容,包括几篇长文,是自2001-2010年,我的一系列旧作。

当然,一方面水平有限,另一方面,其中一些作品创作于我生活中最动荡的岁月,其中好几年我远在非洲,资料检索不便(尽管为背资料我甚至牺牲了换洗裤子,以节省宝贵的航班托运行李限重),写作条件也相对恶劣,粗疏之处是难免的,此次出版前,对这批文章我也进行了重新校对、修改,有些甚至作了伤筋动骨的“大手术”。

另一些文章、尤其是涉及太平天国各方面细节的短文,则多是近1年来的新作,许多都是本不应被忽视,但长期以来并没有受到更多重视的太平天国研究冷门、死角。近年来史学普及作品大流行,加上中国人对“说古道今”的习惯性热衷,喜欢谈论几句“长毛事”的朋友明显多起来,希望这些看起来不算累的文章能给这部分朋友以一定帮助,毕竟,固然一个人持怎样的历史观,是每个人自己的自由,但任何严肃的历史观,都理应建立在对那段历史更多的了解、尤其是更多细节的了解上。

不少读过前一部书的朋友都质疑甚至抱怨,何以不写杨秀清、李秀成,并相当公允地指出,这两个人物,是“太平天国人物谱”不能、也不应回避的。我前次之所以未写这两个人物,主要是因为这两个人的历史实在太复杂,前者的个人历史几乎就是太平天国前期的政治、军事史,而后者则留下洋洋数万言、百年来已被用放大镜、显微镜照射无数遍的供词,要在有限篇幅内勾勒出这样两个人,又不落俗套,实在是太难了,受当时连载媒体的篇幅限制,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使命。但缺了这两人,毕竟是篇章之憾,因此在这本续书中,补上了杨秀清、李秀成两段,但并非“通传”,而仍然是细节的剪裁,当然,希望这种剪裁能多少塞责,也多少给读者一些助益。

太平天国是靠武力立国的,没有军事上的胜利,他们不可能从小山沟里钻出来,纵横18年,先后占据全国800多个府州县;没有军事上的失败,他们也不会销声匿迹,曾经“汗牛充栋”、随处可见的太平天国印书、文书,也不会在此后的30年近乎荡然无存,以至于后来的研究者不得不跑到日本、英国和法国去泡图书馆,翻故纸堆,因此,新书中收录了关于几个重要战役的较长篇叙述,希望有助于了解当时那种“阵而后战”的冷热兵器混用时代独特的作战模式,以及围绕战事,敌对双方的政治、经济和外交举措。当然,既然是叙述文性质,这几篇文字的笔触,较那些短文更“重”一些,这对于某些具有一定太平天国史基础、对前部书有“笔触太轻”抱怨的朋友,想来是受欢迎的,但那些喜欢看有趣文章的朋友,会不会稍觉得有些闷?

书中还收录了一篇关于皖北刘疙瘩起事的文章《迟来的王国》,看似与太平天国无关,但太平天国的最后一幕大戏,是在1868年8月,随着西捻张宗禹部的溃灭,在山东徒骇河边落幕的,最后一个打出太平天国旗号的袁大魁,也是西捻的旧人,捻、太的历史原本难以分辨,刘疙瘩是皖捻余波,一切制度照搬当年捻军盟主、太平天国沃王张乐行的定规,且他这个只有几十天寿命的、乌托邦般的王国,也隐约可视作太平天国这个规模、影响和持久都大得不可同日而语的大乌托邦王国的纪念版缩微模型,是颇值得玩味的。当然,还有一个私人的原因,则是笔者虽出生在南京,祖籍却是皖北,祖辈则直接卷入捻事(只不过是作为对立面卷入,先高祖当年是武举,创办了一支反捻的团练),而最早的太平天国史迹实地考察、采风,也是在皖北凤阳、颖州地区迈出的第一步,这篇文章对我个人,也有一定的纪念意义。

古人云“厚积而薄发”,希望我这些年的积累,能给读者们一些助益和快乐,也希望通过新书的发行,及与朋友们的交流,可以对我下一步的“厚积”和“薄发”,提供更多、更新的启迪。

  评论这张
 
阅读(21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