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谁是赢家?  

2011-12-07 22:43:45|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谁是赢家?

 

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投票结束,截止发稿时的统计显示,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得票率为49.68%,俄共19.70%,公正俄罗斯党12.91%,自由民主党12.18%,其余各党派均未超过5%的国家杜马入围线。

正如选前人们所普遍预料的那样,普京-梅德韦杰夫组合所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仍然是议会第一大党,但优势已经大为缩小,尽管执政党宣布“仍然获胜”,但不少评论都认为,普京和统一俄罗斯党是最大的输家。

的确,此次选举对于普京或统一俄罗斯党而言,至少决不能说是赢家。

自2004年起,统一俄罗斯党就占据着国家杜马的绝对统治地位,2007年的选举,他们获得64%的选票,在全部450个国家杜马席位中占据315席,这个超绝对多数的席位,确保了普京和执政党的任何主张,都可以罔顾其它反对声音,倚仗这个立法绝对多数而强行通过,在这种强势下,联邦边疆区划调整、重大人事变动,甚至总统任期,都可以被普京如捏橡皮泥般任意拉抻搓揪,当他两届总统任满,需要安排一个过渡人物时,可以将总统任期压短,让过渡人物早些下课;而当他熬过过渡期重回宝座时,又可以将总统任期拉长,好让自己晚些碰到第二个两届任满。如今即便最终统计结果,执政党仍能占据简单多数,从而继续把持杜马话语权,但立法机构中的绝对多数不复存在,这种把修宪、立法当“家务事”例行公事的老套路,只怕是玩不下去了。

尽管普京任内遏止了俄罗斯经济下滑、社会动荡的颓势,树立了良好的个人声望,但他过于强硬、专制的作风引发不少争议,即便得分较多的经济,也因贫富悬殊的拉大而受到越来越多批评,信誓旦旦要整治的金融寡头、贪腐现象,事实证明不过是新桃换旧符,换汤不换药,许多人对俄罗斯经济结构的单一化感到忧虑,担心能源红利消耗殆尽后,俄罗斯将重陷低谷。不仅如此,对于普京-梅德韦杰夫的“二人转”,平均文化程度很高的俄罗斯人并不感冒,普京自公开宣布参选后人气大幅下降,甚至在“秀肌肉”时罕见地遭到嘘声。此番杜马选举受挫,对即将投入总统选战的他,应是个恰如其分的提醒。

不过若说普京和统一俄罗斯党不是赢家,那么“亚博卢集团”等自由派政党,就是更大的输家:2007年杜马选举惨败后,他们对7%的杜马高门槛啧有烦言,然而此次门槛降到5%,他们仍望其门而不入,仅仅责怪“舞弊”,显然是缺乏说服力的。苏联解体后,他们同样曾占据过国家杜马的绝对优势,获得了选民授予的、引领国家发展方向的10多年掌舵机会,但在他们的操作下,俄罗斯这艘浑身漏水的大船屡屡触礁、搁浅,几乎倾覆,俄罗斯选民至今记忆犹新。很显然,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还不愿(或干脆说不敢)再给这些人一次掌舵的机会。

从选举情况看,突破入杜马线的政党除执政党外,俄共是主张“大国主义”的老牌左翼政党,自由民主党是普京极盛期扶植起来、带有左倾色彩的“御用反对党”,而自由民主党则是带有狭隘民族主义色彩的右翼政党,这三个政党的共同特色,是主张“大国主义”,其中两个且带有民族主义、大俄罗斯主义情结,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俄罗斯人仍然执着于“大国梦”,且“俄罗斯是俄罗斯人的俄罗斯”这样的民族主义情结也依旧深厚,这和近10年俄罗斯社会思潮的发展轨迹还是吻合的——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些投票选上述3个在野党的选民,其实也并未偏离“普京路线”太远,只是他们已经有些看腻了梅-普“二人转”而已。

由此可见,这次杜马选举可以说没有绝对的赢家,如果说有,那也许是俄罗斯选民:尽管普京和执政党优势仍在,且不难组建单独或联合内阁,但丧失绝对多数不仅能对“一家独大”作有效制约,且可给热衷“二人转”的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敲一记恰如其分的警钟。

 

  评论这张
 
阅读(23454)|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