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穆斯林兄弟会  

2011-02-15 02:58:15|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穆斯林兄弟会

 

随着埃及局势的发展,一直保持低调,尽可能躲在幕后的穆斯林兄弟会(MB),终于逐渐吐露峥嵘,法国《世界报》的一篇文章称,穆斯林兄弟会可能是此次埃及事件最大的受益者,而美国《华尔街日报》上,布鲁金斯学会萨班中心主任波拉克则坦言,穆斯林兄弟会究竟是普通意义上的温和宗教政党,还是一个危险的原教旨极端组织,目前尚难以断定,一些政治家、分析家,以及以色列等国则担心,穆斯林兄弟会势力的上升,会导致阿拉伯世界陷入原教旨化、极端化狂潮,甚至影响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安宁。

那么,穆斯林兄弟会到底是个怎样的组织?

严格地说,这个组织并不仅是埃及独有的一个半公开、半非法政党,而是个起源于埃及、影响力遍布中东乃至全球的穆斯林群众性组织,甚至有人认为,它是近代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组织最严密的、在世界范围内最具影响力的伊斯兰政治集团。

1928年3月,穆斯林兄弟会诞生于埃及城市伊斯梅利亚,最初的成员只有6人,全部是苏伊士运河公司的工人,为首者名叫班纳(Hassan al-Banna)。班纳等人痛感埃及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礼崩乐坏”,政治腐败,经济萧条,社会动荡,并归咎于人们被西方思想毒害,背离了《可兰经》和圣训的精神,主张“真主是我们的寄托,可兰经是我们的宪法,先知是我们的领袖,圣战是我们的道路,为真主而死是我们的最高愿望”,认为“伊斯兰教是一切问题的最终答案”,主张回归伊斯兰教法治国,遵循先知穆罕默德和其继承者阿卜杜赫(Muhammad Abduh )、日达(Rashid Rida)等人的精神,以传统凝聚人心。

但和其它伊斯兰教原教旨组织不同,兄弟会一开始就表现出平民化、政治化和社会化的特点,成立之初,他们就喊出反对英国殖民公司歧视当地员工,同工同酬等口号,并积极兴办学校、医院等福利机构,为穷人和穆斯林服务,赢得广泛好评。当然,囿于教规,他们表现出歧视妇女的态度,引来不少批评。在殖民时代,他们和当时十分活跃的左翼工会有分歧、斗争,也有合作,表现得十分活跃,发展也十分迅速,1936年,兄弟会只有800多会员,两年后达到20万,40年代膨胀到号称200万,至少也有50万人。

在殖民时期,兄弟会曾组织过对英国殖民当局的武装斗争,主要为暗杀、爆炸、游击和各种秘密行动,负责人为侯赛尼(Haj Amin el-Hussaini),据英国和以色列当局援引旧档案宣称,当时兄弟会组织曾引发希特勒《我的奋斗》,作为反犹太的宣传材料,但此说一直被兄弟会断然否认。

1948年11月,由于一次爆炸计划被破获,32名兄弟会领袖被英埃当局逮捕,兄弟会第一次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并遭到强行解散。作为报复,兄弟会成员、兽医学校学生哈桑(Abdel Meguid Ahmed Hassan)刺杀了总理诺克拉西(Mahmud Fahmi Nokrashi),兄弟会就此倒向革命派。

1952年,军官纳赛尔发动革命,推翻法鲁克王朝,兄弟会站在纳赛尔一边支持了革命。但此后兄弟会试图扩大影响,引来纳赛尔和军官团的不满,双方矛盾激化。1954年,纳赛尔政府宣称,兄弟会试图刺杀纳赛尔但遭到失败,随即宣布取缔兄弟会,此后直至1970年,埃及政府一直严厉镇压兄弟会,并极力推动埃及社会的世俗化。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在兄弟会第5任领袖马什胡尔(Mustafa Mashhur)的倡导下,兄弟会逐渐表现出政党化色彩,他们公开表示放弃暴力,谴责“9.11”恐怖袭击,表示和“埃及伊斯兰圣战者组织”及其后台基地组织划清界限,并多次宣称“恐怖主义是穆斯林的敌人”,同时,他们强化了传统的基层社会福利色彩,吸引了许多新一代贫民、青年的参与。

尽管穆巴拉克政府沿袭纳赛尔、萨达特的路线,没有公开给予兄弟会合法地位,在此次事件前也不曾与之谈判,但事实上对兄弟会参与政治生活给予一定程度的容忍。2005年埃及大选中,以独立候选人名义参选的兄弟会候选人一举夺下全部454个议席中的88个,占20%,而世俗民主派反对党加起来也只得到14个,正是这种力量对比的悬殊,令许多精通中近东地缘政治的专家在此次埃及事件伊始就断言,低调的兄弟会和他们的老对手军官团,才是此次事件的两个真正主角。

对兄弟会作用持肯定态度的人认为,兄弟会的参与让埃及议会摆脱了“橡皮图章”的旧貌,他们的代表参政议政认真且积极,并关注民生疾苦。此次事件中,兄弟会竭力表现出低调,并再三否认与暴力有关,其发言人再三表示,不会挑战军方利益,不会谋求9月后的总统席位,和恐怖活动无关,甚至领导人之一莫尔西(Mohamed Morsy)对CNN记者称“不针对犹太人”,在解放广场他们淡化宗教色彩,声称“哪怕科普特基督徒当总统也无所谓”。

但质疑者指出,兄弟会居心叵测,不可不防,法国《费加罗报》的文章称,兄弟会虽然竭力表现得温和,但一些关键问题,如是否实行伊斯兰教法治国?如何对待妇女?如何对待在埃及的科普特基督徒?怎样处理埃以关系?他们一概不置可否。美国《纽约每日新闻》的文章更指出,兄弟会发言人始终拒绝承认埃以和平条约的正当性。法国中东问题专家特弗菲克.阿克里曼多斯和史蒂芬.阿克鲁瓦都认为,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兄弟会就善于同时用两种声音说话,一种是温和的,另一种是严厉的,当遭到严酷镇压时,他们会扮作受害者,但形势有利时他们就会主动出击,他们现在想什么,谁也说不好。

一些人指出,尽管兄弟会再三撇清,但仍有许多线索表明,他们和基地组织并非毫无瓜葛,一些兄弟会成员曾出现在基地组织设在达累斯萨拉姆的训练营,而某些兄弟会成员前几年在埃及学校搞的那些激进行为,如要求学生“按教规穿着”等,也有圣战者组织人员若隐若现。一些分析家认为,兄弟会都是政治老手,他们在运动最初偃旗息鼓,让西方认为是民主运动而袖手旁观,一旦时机成熟就突然全面介入,并躲在巴拉迪身后,令西方国家措手不及,而他们的真正目标,则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循序渐进,先获得合法政治地位,再谋求逐步扩大影响,因此当政府表示愿意和谈、广场上一些反对派还在表示不妥协的关键时刻,兄弟会却接受了和谈建议,其老谋深算,可见一斑。

兄弟会的内部组织相当神秘,外人往往难窥堂奥,目前该组织的最高领导人已经是第八代,为巴迪(Mohammed Badie)。

兄弟会从二战前就开始向国外扩张,因为埃及是阿拉伯教育中心,各国留学生很多,他们中许多人加入兄弟会,回国后就地发展分支,最早的海外分支为1936年的黎巴嫩、1937年的叙利亚和1946年的外约旦,目前在中东的巴勒斯坦、科威特、沙特、巴林、伊拉克等阿拉伯国家,北非的阿尔及利亚、苏丹、索马里、突尼斯和利比亚都有兄弟会组织,甚至什叶派的伊朗,阿拉伯人的死敌以色列,“9.11”的目标美国,也都有兄弟会。

不同国家的兄弟会面貌不同,待遇也各异。

叙利亚的兄弟会成立历史悠久,但在阿萨德时期被定性为“恐怖组织”,遭到严厉镇压,1980年的《紧急状态法》甚至宣布,加入兄弟会是死罪;在巴勒斯坦,兄弟会组织影响力巨大,但也以主张暴力著称,前领导人亚辛知名度很大,如今实际控制加沙的哈马斯组织,被公认为巴勒斯坦兄弟会的核心组织。耐人寻味的是,叙利亚政府一方面打击本国兄弟会,另一方面却支持巴勒斯坦的兄弟会核心组织哈马斯。

在约旦,兄弟会具有合法身份,并成立了政党——伊斯兰行动阵线(IAF),拥有议会最多席位;在巴林,兄弟会成立了政党伊斯兰协会(AIS),在众议院占有48席,这个政党激烈反对政府加入《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保障公约》,反对音乐、电影和一切“不正当娱乐”,反对给予非穆斯林公民权,甚至认为从伊斯兰教改宗的人“都该砍头”;在伊拉克,兄弟会的政党为伊斯兰党(IIP),成立于1960年,但此后多次被禁,直到萨达姆垮台后才成为合法团体,该党以坚决反对美国在伊拉克继续驻军著称;在沙特,兄弟会是合法组织,但和沙特当局关系不佳,兄弟会指责沙特王室“违背教义”,而沙特内政部长纳耶夫亲王则指责兄弟会“图谋不轨”、“是中东一切祸乱之源”。

在阿尔及利亚,兄弟会组织成立了政党社会和平运动(MSP),是官方认可的合法政党,该党派并未参加更激进的伊斯兰救世阵线(FIS)对政府的挑战,因此和政府保持合作关系,但其部分成员因参与反政府活动被通缉;在苏丹,兄弟会的组织“全国伊斯兰阵线(NIF)是巴希尔政府的重要支持力量,也被认为是独立后苏丹屡次推行“伊斯兰国教”的主推手,和苏丹内战、达尔富尔冲突的肇源之一;在索马里、突尼斯和利比亚,兄弟会的分支常常以经营团体的面目出现,甚至在地下长期默默经营,如据说有几十年活动历时的索马里兄弟会,直到1991年才突然冒出来。

在伊朗、以色列的兄弟会组织影响力不大,但其存在本身就是奇迹;在美国,最早的兄弟会分支出现在1963年,曾参与过反战、伊斯兰教传播和反美反以色列活动,并引起美国情报部门的关注。

尽管许多人认为,源出埃及的兄弟会组织并不存在全球性机构,各兄弟会分支差异很大,有的温和,有的激烈,有些还互相冲突,如叙利亚兄弟会和哈马斯就是如此,小小的以色列兄弟会,也分为南派和北派且水火不相容,此次埃及事变中兄弟会内部声音也不完全协调,法国《20分钟》文章称,有消息人士披露,埃及兄弟会内部也分3大派。

但也有人指出,兄弟会已经形成了区域性甚至全球性的影响,不可不防,前美国中东和平特使罗斯(Dennis Ross)就指出,此次席卷北非、中东的“革命”,表面上看起因五花八门,发展形态各异,但背后几乎都能找到兄弟会的影子。随着形势发展,西方有人担心兄弟会上台后会“原形毕露”,成为西方和以色列的敌人,还有人虽不认为兄弟会是极端组织,但担心兄弟会的做法会令更极端的基地组织及其在西亚、北非的分支渔翁得利,成为笑到最后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7086)|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