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南苏丹公决揭晓:已赖合好散 能否共生共荣  

2011-02-13 20:32:49|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苏丹公决揭晓:已赖合好散 能否共生共荣

 

虽然有关阿卜耶伊地区归属的争议尚待解决,虽然南北苏丹还要继续就石油利益分配讨价还价,但南苏丹问题的核心——独立与否已水落石出:高达98.83%的独立支持度,和远超过有效线的投票选民比例,已让南北分离成为现实,包括“五常”在内国际社会和所有邻国的认同、祝贺,以及喀土穆政府和巴希尔总统履行诺言,成为第一个承认南苏丹独立的国家和国家元首,都让南北苏丹这对同床异梦了几十年的冤家,走完了“不能好合,但能好散”的艰难路程。7月9日,地球上最年轻的独立国家,就将在朱巴诞生。

“赖合好散”固然不易,共生共荣就更艰难。然而政治上虽然分离,南北苏丹毕竟还是邻国,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就此无视新国界对面,那个恩恩怨怨几千年邻居的存在,两国还要从头开始,学会相处之道;不仅如此,这对冤家在经济上也不可分:北苏丹的农业,需要从南苏丹流出的白尼罗河水,而南苏丹的剩余劳力、出口产品,要仰赖北苏丹的工业就业市场和出海通道。更重要的是,南北苏丹最大的财源都是石油,而这些“黑色金子”主要产自南苏丹,却要仰赖北苏丹的炼油设施和出海口。

如果说,在“一个苏丹”时代,南北两个源流不同、风俗各异的民族,最终未能学会共生共荣,最终不得不选择分家再过的道路,那么如今各起炉灶,各自当家,在新的关系背景下,彼此间能否学会和睦相处、实现共同发展?

虽然公决过程较为平稳,血腥酣战几十年的南北双方,在分手之际表现出难得而可贵的骑士风度,但喀土穆也好,朱巴也罢,实际上都有各自的难处。

巴希尔的妥协固然令他在国际社会形象有所改观,却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他在苏丹本土的权威,公决结果出台后,北方森纳尔州发生学生示威,喀土穆也出现保守派的抗议呼声,这在以往是很难想象的。目前苏丹面临粮价上升、通胀加剧的压力,巴希尔内外交困的局面并未有所缓解。

南方同样有腹心之痛。正如许多非洲媒体所言,即将诞生的是全非洲最穷的国家之一,这个新国家基础设施匮乏,相当于法国面积的领土上居然只有38公里铺设路面的公路,只有2%的人口有小学文化程度,文盲率高达85%,自我生存、发展可谓步履维艰。以往,南苏丹政治家们可将经济发展不力的责任推到喀土穆身上,如今独立,朱巴当局将自己承担起全责,一旦在短时间内难以获得实质性成果,独立的狂欢,将极可能转化为饥饿的嘶吼。不仅如此,南苏丹民族关系复杂,内部冲突频仍,且许多都和当年的内战有瓜葛,如北方努尔-丁卡部族争斗,内部“纳西尔派”对新政权的骚扰,以及乌干达边界“圣灵抵抗军”的侵袭,追根溯源,都能挖出当年内战中“北方的黑手”,一旦局势恶化,这些旧账难免不会被翻出来。

往事已矣,来者可追,两次苏丹内战导致上百万人和两个民族的悲剧,总纠结于历史旧账,只能拖住彼此迈向未来的步伐。南苏丹独立之父约翰.加朗曾打响抗争喀土穆政权的第一枪,也是力排众议,第一个主张和北方对话、和谈的南方领袖,这位在停火前夕飞机失事遇难的领袖,生前亲自将国名定为“南苏丹”,以示不忘南北苏丹剪不断、理还乱的渊源。如今的朱巴当局排除其它选项,仍然以“南苏丹”为国名,理应体察加朗等先辈的良苦用心,尽可能搁置历史恩怨,少纠缠旧账,多看长远和未来,努力与北方和睦相处,互相适应这个无法真正摆脱的“新邻居、老对手”。

由于南苏丹是内陆国,石油出口将继续依赖北方,对于自己的资源要与别人、还是昔日敌人分账,许多南苏丹人忿忿不平,不少人主张,修建通往肯尼亚蒙巴萨的输油管,实现真正的“资源自强”。这种心情固然可以理解,但一来工程浩大,底子如此之薄、财力如此之弱的南苏丹不论自营、告贷,都很难短期内收效;二来石油收益同样是北方命根子,一旦命根被剪,北苏丹的激进主义思潮势必再度抬头,一旦如此,最终的结果只怕是两败俱伤。要避免这种最坏结局,南方应把眼光放长远些,对新的石油出海通道谨慎推敲,慎重决策,即使上马,也要力争不刺激北方的根本利益。

喀土穆方面也应冷静地认识到,不论历史、现实,都是北强南弱、北富南贫,南方在内战中受到伤害更多,当年正是居高临下的高压政策,导致双方再不能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如今已是国与国关系,就更不能穿新鞋、走老路,而应理智、温和地与南方沟通、协商,打消南苏丹人对喀土穆方面根深蒂固的戒备、排斥心里。

不仅如此,尽管有所缓解,但北苏丹的国际孤立、国内动乱仍十分严重,而这种缓解,在很大程度上是因喀土穆当局和巴希尔在南苏丹公决问题上的理智、合作而换来,北方应该认识到,和新生的南苏丹和睦相处并不是“丧权辱国”的屈辱,而是从根本上对自己也有利的选择。

南北苏丹的“好散”,国际社会罕见的共识至关重要,两个苏丹分离后,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两个失血、虚弱的新国家,它们的生存、发展与和平共处,无不需要国际社会的继续扶植、协调和帮助,各方在介入过程中继续保持立场一致,杜绝各种利己排他,或扶植新代理人的念头,鼓励两国继续和平、合作,同样是不可或缺的。

“赖合好散”不易,共生共荣更难,公决、独立并非仅是两个苏丹分道扬镳的赛程终点,也是一对新邻居学会共处、学会包容与合作新赛程的开端,而这个新赛程,注定比已基本结束的旧赛程艰难一千倍、一万倍。

  评论这张
 
阅读(110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