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希腊公投 欧盟赶考  

2011-11-04 05:05:07|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腊公投 欧盟赶考

 

11月1日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突如其来的公投决定,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惊涛骇浪,如果说最意外、最激动、最无法接受的一方,那恐怕非欧盟莫属。

从反应便可见一斑:欧盟轮值主席、抒困峰会和G20东道主法国总统萨科齐和欧盟抒困计划最关键的欧元区国家、德国总理默克尔均在第一时间表示不满,两位领导人外加IMF总裁拉加德、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抢在G20峰会开幕前抓紧碰头协调立场,据称德、法均发出了“唯一表决选项是要不要留在欧元区”的狠话,而巴罗佐则在“四巨头”碰头会前夕公开向帕潘德里欧发话,敦促其接受10月27日通过的抒困方案,欧元集团主席容克则表示,如果希腊坚持发动公投,两周前通过的、欧洲抒困基金继续向希腊提供第六批援助资金计划可能泡汤,且在公投结束前都不会再提供。法国总理菲永则直截了当地表示,希腊应“迅速决定自己是否还打算留在欧元区”、“欧洲无法长时间等待希腊公投结果”。

道理是明摆着的:欧盟各国绞尽脑汁,努力协调,一周内连开两次峰会,才总算咬牙通过了近乎饮鸩止渴的10月27日协议,因为这项旨在继续救助希腊,避免其破产或拖垮整个欧元区的方案,等于公开承认了希腊一系列不符合欧元区标准的数据:2010年政府预算赤字占GDP比例高达10.6%,是《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所规定3%上限的3倍有余;国债占GDP比例高达144.9%,是《公约》上限的两倍有余,按照《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和《稳定与增长公约》,这些表现本应受到惩罚,如今换来的确是长达两年多、且不知将持续多久的巨资抒困。不仅如此,协议还用减记私人所持希腊债券的形势,在事实上用欧盟的信用替希腊“赖账”,更有甚者,欧盟还继续透支自己的信用,试图扩大欧元区抒困基金(EFSF)盘子,并将之杠杆化,说服IMF和世界其它主要经济体(尤其是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向这个缺乏回报前景的“投资项目”大举注资。就在希腊公投消息放出前夕,萨科齐还忙着给各“金主”打电话,EFSF负责人雷格林更全球狂奔寻求资金支持,如今希腊等于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振聋发聩地高呼“我是可能随时赖账的”,此时上距10月27日协议通过仅4天,下距戛纳G20峰会不过48小时,一边忙着说服亚太“金主”,请他们相信“抒困的美好前景”、“同舟共济的重要意义”,另一方面忙着应付国内反对派“不要外国脏钱”、“不要慕尼黑条约”的政治狙击,萨科齐、默克尔等本就捉襟见肘、疲于奔命,却从最意外的地方,飞来最致命的一锤,不光火才怪。

最大的忧虑尚不在此。

欧盟是一个松散的组合,自诞生之日起,“分权”和“集权”的对立就尖锐存在,而最大的考验恰是“公投”:因为公投难以在各国闯关,激进一体化的《欧盟宪章》半途而废;取而代之的《里斯本条约》将欧盟的联邦国家色彩大大淡化,并试图绕开公投门槛,但唯一绕不开的爱尔兰公投,仍然绊了该公约一个跟头;此次希腊公投,帕潘德里欧放到台面上的理由,就是“不能让外国决定希腊人民的命运和未来”,而自金融危机爆发至今,五花八门的抒困方案之所以扯皮两年之久,争论的正是“能不能让外国决定一国的命运和未来”,即是否应该改变目前欧盟“一国一票”和动辄需要全票通过的运行机制,让这个效率低下的联盟更高效一些,并为之付出牺牲部分主权(对小国而言尤其如此)的代价。公投固然是希腊在搞,但真正赶考的却是欧盟,很显然,《里斯本公约》绕开公投关的做法将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而倘若各国在任何有关欧盟前途的重大意向上都效仿希腊,动辄以“人民意志”为由公投,欧盟的前途将步步坎坷:是啊,如果说欧盟是一只大木桶,每个成员国都只是其中一块木板,但倘每块木板都随时就“是否留在木桶上”进行内部表决,这只木桶就不免隔三差五地为随时可能发生的漏水而提心吊胆。

尽管据说希腊执政党泛希社运党和内阁本身,也被帕潘德里欧的突然袭击搞得措手不及,尽管1名执政党议员旋即退党抗议,使得执政党在希腊议会中比300总席位的半数只多两席,令公投决议能否在议会闯关成功都成疑问,但经过一番忙乱后,内阁还是一致通过了公决推动案。据《杜维马报》10月29日民调,在1009名接受电话调查者中,只有36%认为10月27日抒困方案对希腊的影响是“正面或可能正面”的,反对率接近6成,而此前的一系列减赤、压缩公共开支、削减福利、推迟退休时间和降低工资等措施,已引发习惯了“大福利”的希腊人绵延不绝的抗议。希腊评论家普遍预期,帕潘德里欧脆弱的泛希社运党内阁将很快被推翻,右翼的新民主党将上台执政。但同一份民调又显示,将近7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在此情况下,帕潘德里欧显然希望,“不支持抒困方案将被踢出欧盟”、“不支持执政党将没有抒困方案(反对党新民主党领袖萨马拉斯的政纲是停止紧缩,转而减税刺激经济,这意味着取消抒困方案)”的压力,将迫使希腊选民硬着头皮“不得不”支持自己,从而让自己涉险过关。

对于希腊人而言,这的确是一件难事:如果支持现政府,则意味着继续忍受紧缩所带来的一切(低增长、低就业、福利缩水,据专家分析至少将持续9年);反之则可能意味着抒困资金远离、国家破产和被踢出欧元区。

而对于欧盟而已则更是如此:既然欧盟抒困计划连希腊都说服不了,又如何能说服天下“金主”?既然“欧元区27国团结”都如此不堪一击,在G20上奢谈“全球各经济体团结”又有何意义?

不论希腊或欧盟,显然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真的决裂:希腊已默认将应欧洲方面要求,把原定1月举行的公投提前到圣诞节前;萨科奇和默克尔尽管怒气冲冲,也仍然强调“希腊仍是欧元区的一员”。然而问题在于,“金主”们怎样看,全球金融市场又怎样看?

惠誉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提出了希腊可能无序违约”的风险,令人隐约联想起近来各评级机构对欧盟各国的连环棒杀;减记私人持有的希腊债券50%本已堵死了希腊抒困计划继续获得商业注资的途径,欧洲央行的拒绝担保,和希腊的突然拆台,又让国家间直接或通过IFM向EFSF注资抒困变得毫无说服力,在这种背景下,即便这出闹剧最终以妥协含糊收场,希腊和欧盟又将如何通过这次形势严峻的赶考?

 

  评论这张
 
阅读(21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