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法德拉拉:死于7月4日  

2010-07-10 13:51:10|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德拉拉:死于7月4日

 

7月4日是美国的国庆日,照例是美国总统感谢海外每军“牺牲、贡献和努力”的日子,副总统拜登更亲赴伊拉克,出席驻伊美军的国庆活动,宣扬美军在伊拉克重建过程中的文治武功。

然而就在这一天,一个和伊拉克、和美国均有千丝万缕联系,曾被美国列入“恐怖分子”名单,并千方百计置于死地的人,同时享有什叶派至高无上“赛义德”和“阿亚图拉”称号的穆罕默德.侯赛因.法德拉拉,却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一间医院里平静地寿终正寝。他曾经被美国中央情报局、以色列摩萨德,甚至沙特的秘密情报部门宣判死刑,曾经被重达数百磅的炸弹暗算,被以色列空军的“外科手术”偷袭,却终于在7月4日这个美国人情绪最高涨的日子,以75岁的高龄安然死于床箦,实在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事。

法德拉拉生于伊拉克纳杰夫,父母却都是黎巴嫩什叶派,他在“圣城”纳杰夫学习了整整21年神学,1966年移居贝鲁特,并很快成为当地什叶派穆斯林的精神领袖。他定期设坛开讲,而听众中就包括黎巴嫩真主党的几乎全部首脑,不止一个真主党的骨干曾经表示,他们从法德拉拉的训诫中“得到了启迪、勇气和力量”。

他所做的当然不止这些。他抨击犹太复国主义,在以色列复国60周年之际,公开在电台上发表不承认以色列国、质疑纳粹反犹太大屠杀的讲话;他质疑美国中东政策,曾激烈批评“美国的霸权主义才是世界动乱之源”,他曾发布训令,禁止任何穆斯林在占领区与美军合作,给驻伊美军带来许多麻烦;他曾公开表示对奥巴马的失望之情,认为后者“只是作秀,根本没有真正打算为中东带来和平”,他还支持过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及黎巴嫩真主党的“抗争”。

仅仅这些就足够让美国、以色列和他们的盟友暴跳如雷的了,在中东这个血雨腥风的非常之地,不是朋友自然就是敌人。尽管一些熟知内情的人士和中东当地传媒(如灯塔报和叙利亚阿勒颇等地的不少温和派宗教人物)都反复强调,法德拉拉只是什叶派穆斯林的领袖,而不是黎巴嫩真主党、更不是真主党民兵游击队的领袖,真主党推崇他的思想,但并非推崇他思想的人都是真主党,但这一切都无法阻止对法德拉拉的追杀。

1985年3月8日,据信和中情局、沙特情报机构有关的200公斤炸药汽车炸弹攻击,导致一座7层楼被炸毁,一座电影院被夷为平地,死80人,伤256人;2006年以色列-真主党之战,他的住所被以色列战机发射导弹炸毁,一座两层楼倒塌;2008年2月,又一次“无人认领”的汽车炸弹爆炸,让他的警卫成了牺牲者。被卷入一次又一次“法德拉拉追杀”的大人物,包括前中情局局长威廉.凯西,“伊朗门”前台主角诺斯中校,黎巴嫩基督教长枪党领导人艾利.胡贝卡,以色列前总理、前总参谋长沙龙,但法德拉拉连伤都没有受过,这让他更加名声大噪。

公平的说,如果仔细研究法德拉拉的学说和政见,很难把他和“宗教极端分子”联系起来。

他的确是纳杰夫宗教体系的“产品”,但早在求学期间,他就对传统的伊斯兰神学教育体系表示不满,认为这是“洗脑”,并几度退学;他的确发表过激烈抨击美国的声明,但“9.11”事件发生后,他是第一个公开对恐怖袭击表示谴责的大阿亚图拉,也曾在奥巴马上任之初表示“热烈欢迎”;他公开支持过伊朗伊斯兰革命,却严厉谴责了霍梅尼及其继承人的某些极端做法。

不仅如此,作为新派伊斯兰什叶派宗教领袖,他主张“宗教要与时俱进”,反对排斥现代科学、文化和其它宗教;他曾经坦言“先知和阿亚图拉都是人,人都会说错话”,反对神话某些宗教领袖;他反对神学教育,并身体力行开办新式伊斯兰教学校,主张给予妇女受教育的权力和应有的社会地位……正因为他如此想,如此说,如此做,因此不论伊朗当局、伊拉克什叶派团体,还是黎巴嫩真主党,都对他又敬又怕,直至敬而远之,如获至宝地引用他那些有利于自己的格言,并小心翼翼地剔除那些足以给自己增添麻烦的“地雷”。

这样一个人物也许不是美国的朋友,但至少不该在长达20-30年的漫长岁月中,始终被当做美国的敌人,如果抛开有色眼镜,认真拒绝法德拉拉的一言一行,公平地说,他和美国当局的共同语言,恐怕比这20多年来美国在中东除以色列外所有盟友都多。

他曾认真地等待奥巴马,等待一次对话的机会,事实上奥巴马也的确在当选之初让人们看到了这样的机会,然而在虎头蛇尾的草草行事,和一系列口惠而实不至的对空许愿后,所谓“建设性对话”不了了之,美国仍然回到了传统的中东路线上。的确,法德拉拉也许既不是美国的朋友,也不是美国的敌人,但在许多美国人眼里,中东只有朋友和敌人,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在无结果的等待后,法德拉拉平静地故去,美国和以色列人是该庆幸一个“通缉犯”终于死掉,还是该为这样一个被追杀了几十年的危险人物,居然平安寿终于7月4日,而感到惋惜、甚至尴尬?

地缘政治每每如此:当局者总是抱怨“找不到对话的对象”,却一任这样的对象与自己擦肩而过。

法德拉拉的新式宗教学校遍布黎巴嫩、伊拉克、叙利亚诸国,他主张有教无类,主张伊斯兰教育和当代文明相结合,主张妇女受教育,甚至为堕胎说过好话——他所主张和推广的这一切,美国在中东、在阿富汗和其它地方也说过、做过,但公平地说,恐怕还没有法德拉拉做得多、做得好。

  评论这张
 
阅读(9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