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法国退休制度改革:生死攸关的不止萨科奇一人  

2010-11-03 06:01:01|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退休制度改革:生死攸关的不止萨科奇一人

 

10月27日在法国国民议会通过的退休制度改革法案,不出意料地一步步走向落地生根的圆满结局:法国总工会在次日举行的第七次总同盟罢工虽有号称200万人参加,但已是强弩之末:被认为是示威生力军的教职员工和学生随着万圣节假日将近纷纷打道回府,罢工的主力——法国国营铁路公司员工,罢工者比例从19%锐减到2.6%,10月29日,最顽强、最有杀伤力的油库工人大罢工也画上句号:12座炼油厂中最后坚持罢工的6座,通过工人投票表决的方式宣布复工。如今最后一道手续只剩下总统萨科奇签字,这显然只是个程序问题,预计他将在11月5日签署这项法案。

这项法案是7月13日由法国政府提出的,主要内容有:将法定退休年龄下限,从目前的60岁每年延长4个月,至2018年延长到62岁止;到2013年,交纳退休金的年限提高到41年,即全额领取保险金的岁数由目前的65岁延长到67岁;公共部门退休金缴纳比例将在10年内从7.85%提高至10.55%,向私营部门看齐。

由于萨科奇自上任以来一直主张改革退休制度,减少政府赤字,且在此次退休制度改革争议中态度强硬,毫不妥协,许多评论家都把退休制度改革与萨科奇的政治前途相联系。当10月中旬l'Ifop-JDD民调结果显示,萨科奇支持率跌到29%,创出本人新低时,许多人曾将10月27日的国民议会表决,当初萨科奇执政前途的生死战。

然而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即使在罢工几令法国全国半瘫、萨科奇被千夫所指之际,他的政治地位也并不像许多人想象得那般不稳:和仅有29%的受访者认为萨科奇称职相对应,却有62%认为萨科奇可以继续干下去。

道理很简单,尽管萨科奇在内政外交上乏善可陈,尤其面对经济衰退束手无策,但支持罢工、反对退休制度改革的反对党则更是群龙无首:社会党自密特朗后四分五裂,罗亚尔、奥朗德等领袖都难孚众望,2008年起担任总书记的奥布里虽被认为“胜任社会党领袖而有余”,却尚难挑起领衔整个左翼对抗右翼执政党的重任;中派政治家佩鲁昙花一现,早已成为过气人物;唯一被认为足以对萨科奇构成威胁的德维尔潘,却是个刚刚组建“准新党”的右翼,在退休制度改革方面,他的立场和萨科奇其实无甚差别。

事实上就连许多左翼人士也承认,退休制度改革是改也得改,不改也得改。

自1945年建立的法国退休金制度规定,法定退休年龄为60-65岁,如果找不到工作或失业,可提前至58岁,员工每月上交工资的20%为退休金基金,缴纳满39年,也就是65岁后,可以领取全额退休金(相当于工资的80%)。这些标准即使在西欧也显得过于宽松,导致法国福利金开支过高,政府财政不堪重负,据法国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法国人平均寿命高达78岁,退休人员约占全国人口的23.8%,未来20年还会有250万人退休。倘不改革,法国退休金赤字2010年预计为323亿欧元,2018年将达423亿欧元。且55-64岁间的法国人就业率仅为33.75%,为欧洲最低,严重影响了法国竞争力和经济表现,因为退休金开支庞大,法国年赤字高达GDP的7.5%,高于欧盟3%的上限一倍有余。

正因如此,民众反感的主要是萨科奇政府藐视民意、一意孤行的态度和作风,而不是改革本身,《解放报》联合民调显示,只有30%的受访者认为无需改革,而认为有必要改革的高达66%,

不难看出,面对退休制度改革,生死攸关的不是、或不止萨科奇,而是整个法国的国家财政。

甚至还不止法国:英国到2050年退休金领取者人数将上升50%;而希腊则更成为被退休金压垮的国家:这个国家的平均退休年龄在债务危机爆发前,只有令人惊讶的53岁;德国、丹麦、意大利、比利时等也不同程度存在这个问题。当福利国家体制遇到人口老年化的难题和经济衰退的打压,几乎每个政府都不得不面对要么因削减福利而遭到国民抗议,要么因维持旧福利体制而“财政慢性自杀”的两难,而每个国家的国民也同样面临或长痛、或短痛,效率和福利不可得兼的艰难抉择。这些国家的政府、民众同样关注法国的退休制度改革之争,并视之为自身相同难题解答的晴雨表。

耐人寻味的是,与此同时,另一些原本非福利国家,却在金融危机爆发后尝试全民福利探索,如美国业已在国会通过的医保改革方案,甚至中国“十二五规划”中一些尚无细则的社会保障思路。而在美国这样的国家里,同样有示威、抗议,但“茶党”们抗议的内容却恰相反:反对全民医保,理由是这样做会导致社会效率下降,美国竞争力削弱。

由此可见,不论福利国家、非福利国家,都必须面对“如何在效率和公平间找到平衡点”这一全球性难题,而随着经济衰退的深化,这一平衡点的找寻变得更加艰难。在法国,萨科奇的改革倡议曾受到热烈拥护,他当年也正靠此诉求赢得支持,入住爱丽舍宫。但时过境迁,如果说,金融危机爆发前,法国社会所首要担心的,是效率低下的法国经济机器因改革滞后而落伍,如今经过经济衰退的洗礼,最主要的担心,却变成了饭碗和养老金。

或许,只有当经济复苏渐成气候,法国和其它各国的政府、社会,才能甩开杂念,静下心来,从容地探讨一条兼顾效率和公平的社会保障新路来,而法国(当然还有美国)在社会福利改革方面的探索和得失,也能为中国这样正在摸索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方向的新兴国家,提供可贵的镜鉴。

 

 

  评论这张
 
阅读(7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